您当前位置: 海口 >> 民族文化
禄洪墓志人名、职官及生平略考
[ 澄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11-0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禄洪墓碑碑心

禄洪墓碑碑心

□ 记者 蔡传斌 文/图

近日,在澄江县海口镇文化站,记者有幸见到了由热心的文化工作者张玉祥收藏的一批有关宁州土司的墓志与刻石,其中以禄洪的墓志最引人注目,其包含的信息最为丰富,史料价值也是最高的。这块题为“□封昭勇将军统领云南入卫兵马参将禄公讳洪之墓”的墓碑,墓主人正是明朝崇祯年间的世袭宁州土知州。因在崇祯二年,响应号召,带领三千云南健儿,远行上万里,进京勤王,且文采出众,有儒将之风而受到书法家董其昌、文学家陈继儒等名士的推崇。

墓碑碑心记载的“禄洪”、“禄永命”、“禄昌仕”等人,可以查询到的相关史志资料还有很多,在此不必赘述。

除碑心文字外,具有史料价值的还有分为数段的墓志铭。古人的墓志铭由“志”和“铭”组成。“志”为散文体,记载墓主人的生命;“铭”为韵文体,主要表达对死者的悼念和赞颂。禄洪的墓志铭已经残缺不全,不过,保留的部分所载的历史信息却显得弥足珍贵,其中提及的火济、禄东赞、豆圭的身世最值得探讨。

华宁豆氏的又一位远祖——火济

华宁豆氏与禄氏同为一族。明朝初年,朱元璋宁州土司弄甥“禄”姓,豆氏遂改禄姓。清代“改土归流”,宁州土官停袭,族人又将禄姓改为豆姓,由此可知华宁的“禄”与“豆”同本同源。

追溯豆氏的远祖,《华宁豆氏家族志谱》一书认为,华宁豆氏的远祖是山东人,东汉时,随伏波将军马援远征交趾后落籍华宁一带,姓名已不可考。

禄洪墓志提及的远祖则是火济,墓志记载“汉有火济者,附武侯征南有功,遂封于滇……”读《诸葛孔明全集》一书,可见书中有一段记载:“蜀汉时有火济者,从丞相破孟获有功,封罗甸国王,即今宣慰使安氏远祖也。”罗甸国是贵州境内的古国,离华宁较远,与墓志记载不相符。火济与华宁豆氏有何渊源,墓志和现有地方史志并没有提及,而据学者考证,火济与华宁豆氏先祖都同有彝族的血脉。

禄东赞与豆氏有何渊源

禄洪墓志中的第二位古人叫禄东赞。墓志记载“唐禄东赞相西藏王”。查找《新唐书》与《旧唐书》等史料可知,禄东赞的藏名叫噶尔·东赞,是吐蕃国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担任大相,使吐蕃成为当时的强国,因出使唐朝,促使文成公主和亲吐蕃而闻名。唐朝画家阎立本的名作《步辇图》中描绘的即是唐太宗李世民接见吐蕃使者禄东赞。禄东赞与豆氏的渊源,现无法考证,有可能,墓志作者提及他仅仅因为他是一位禄姓的名人。

豆圭封号考

豆圭是禄洪墓志中的第三位古人,是华宁豆氏的始祖。关于豆圭的生平,史料记载的并不多,墓志上说他是元代人。查《万历云南通志·地理志》,豆圭的事迹却归于唐代一栏,书中记载:“步雄部后属爨蛮酋阿几,以浪旷割与宁酋豆圭,改宁部。”这段记载也见于《元史·地理》。这些文字成了豆圭唯一可查的史料信息。

墓志中提及的豆圭的封号“(左田右勾)町宣慰使参国政事”(《华宁豆氏家族志谱》上记载为“(左田右勾)町宣慰使司参知国政”)是一个谜。这个封号可分三段,即(左田右勾)町——宣慰使——参国政事。其中“参国政事”一职,在历代职官年代中都没有记载,疑为“参知政事”,这个官职在唐代就已经出现,职权相当于宰相,到了宋代,权力受限,也相当于副宰相,宋代以后,“参知政事”这一名称便很少使用。

宣慰使是宣慰司的长官。这一机构介于省与州之间,最早见于金朝,元朝时在全国范围内普遍设立。据《元史》记载:华宁在元代由临安广西元江等处宣慰司管辖。

而(左田右勾)町则是滇中滇南地处的一个古国,在西汉到鼎盛,明清时期临安府的大部都曾是(左田右勾)町故地,包括今天玉溪的华宁、通海、峨山等地。

豆圭的这个封号神奇之处在于它包含一个古国名,两个不同朝代官职名。出现这种情况,一个合理的解释是:这是一个谥号。古代的谥号,三品以上的官员死后才得以享用,豆圭是宁部的酋长,无三品官衔,这个封号应为后裔族人所加,应属“私谥”。

禄洪墓志还记载:“圭之子提袭宁海府土官知府”,明清时期临安府,即古(左田右勾)町国的大部都在宁海府管辖,因此豆圭的封号很可能是他生活在元代的子孙加封的。

编辑:何亚
分享到:
相关链接